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时代周报 10小时前

“阜兴系”崩塌:非法集资 565 亿,461 个账户坐庄割韭菜,“富二代”被判无期

在实控人朱一栋被捕三年之后," 阜兴系 " 百亿私募基金非法集资系列案终于迎来最终局。

11 月 22 日,上海二中院对被告单位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 " 阜兴集团 "),被告人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集资诈骗,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公开开庭审理。经查明,阜兴集团非法集资金额达 565 亿余元,决定对阜兴集团执行罚金 21 亿元,对朱一栋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 1500 万元。此外,被告人赵卓权也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800 万元。其余被告人分别以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 3 年至 16 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财产刑。

朱一栋出生于 1982 年,依靠父亲阜宁稀土创始人朱冠成,热衷金融投资的朱一栋在接班之后发力资本市场,建立起了资产管理总额超过 350 亿元的金融帝国,并曾一度掌控 3 家 A 股上市公司。

2018 年初,朱一栋被曝操纵上市公司大连电瓷(002606.SZ)股价," 阜兴系 " 随后资金链崩盘。2018 年 6 月底,朱一栋潜逃失联," 阜兴系 " 非法集资案彻底爆发,曾经在金融领域拥有庞大生命力的阜兴集团开始崩塌。在出逃两个月后,2018 年 8 月,朱一栋被上海经侦从海外押解回国,后被批捕,起诉。

取名 " 一栋 ",寄托着朱冠成对儿子最大的期望,但儿子终究还是令他失望了。

(" 阜兴系 " 实控人朱一栋。图片来源 / 网络)

发家上海滩

2008 年,经历海外留学,回国创业之后,朱一栋回到阜宁,子承父业。

2011 年,朱一栋和同年出生的绍兴人赵卓权创立了阜兴集团,两人分别持股 70%,30%。赵卓权是上海佳运置业董事长沈仁兴的女婿。背靠岳父的房地产企业,加之曾于同济大学进修建筑专业,赵卓权在地产领域积攒了不少人脉,资源。

据阜兴集团官网资料显示,公司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贸易等业态于一体,拥有近百家子公司和分公司,以及上千名员工。截至 2017 年底,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 350 亿元。

阜兴集团并不是朱,赵二人的首次合作。有坊间传言,2008 年金融危机后,朱一栋和赵卓权联手抄底稀土产品,并借助 2010-2011 年的稀土行情大反弹清仓,每个单一产品回报达 20-30 倍。

在金融领域尝到甜头的朱一栋开始将家族事业的重心从实业转向资本运作。成立阜兴集团的初衷,也恰恰在于此。

阜兴集团成立之际,恰逢房地产行业调控 " 新国八条 " 的出台。当时,限购限贷政策使得房地产市场成交量低迷,融资政策收缩,房地产企业资金链纷纷吃紧。广泛应用于购房的过桥业务,也拓展至房地产企业中。

朱一栋借用家族稀土产业赚来的巨额现金流,通过赵卓权在房地产领域的人脉积累,为一众房地产企业提供 " 救命钱 "。

过桥业务的开展,让阜兴集团在上海迅速站稳脚跟。不过,受限于资金规模的业务瓶颈也很快显露出来。对于阜兴集团而言,等待项目周转出现金流后才能投资下一个项目,这个周期过于漫长。在这个不缺项目只缺钱的城市里,谁能快速募集大量资金,谁就能在竞争中胜出。

一心只想 " 赚快钱 " 的朱一栋将目光瞄向了投资者的钱包。

" 阜兴系 " 兴起

2012 年上半年," 阜兴系 " 旗下两家重要私募基金——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 意隆财富 "),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 郁泰投资 ")相继成立,注册资本均为 1 亿元。

" 阜兴系 " 由此正式进军资本市场。不过,这两家私募基金在成立后并未立即发行产品。

沉寂 2 年之后,2014 年 5 月,郁泰投资发行第一只基金。2015 年下半年," 阜兴系 " 又先后成立了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 易财行 "),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 西尚投资 ")两家私募基金。

郁泰投资,意隆财富,易财行,西尚投资构成了 " 阜兴系 " 最重要的私募布局。根据 2020 年 1 月披露的《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2020)1 号》,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并备案的私募基金产品共计 160 只,私募基金产品约定的主要投资领域为合伙企业合伙份额,股权类,债权,项目收益权等。

这些私募基金产品成为了阜兴集团最主要的资金来源,而其对应的阜兴系资产端却有不少项目是空壳。

在阜兴集团官网,浙江省浦江县浦江东望学苑项目曾被称为集团成功收购的传世品质之作。但实际上,这一项目从 2015 年 11 月开工建设直到 " 阜兴系 " 非法集资系列案爆发都仍在施工中。2015-2016 年间," 阜兴系 " 共发行 57 只基金,募资逾 100 亿元。

有在阜兴集团工作过的内部人士指出,阜兴集团喜欢以低廉的价格承接破产重组项目或收购拥有不动产的项目,以此作为资本运作的基础。

简单来讲,阜兴集团的操作手法分为三步。第一步,将项目以评估价半价抵押给银行;第二步,将项目股权质押给金融机构;第三步,向个人或金融机构发行权益类产品,上述三步都可为阜兴集团融得资金。

朱一栋通过 " 代持 " 的方式对旗下私募基金及项目方进行远程控制,而 " 代持 " 又使得朱一栋与各方的关系明面上无任何关联," 阜兴系 " 亦可借此规避掉监管风险。此外," 阜兴系 " 最为擅长的是诱导投资者投资。" 阜兴系 " 在产品推介环节一般会以保证函,股价回购等形式变相承诺保本保收益,甚至会以 " 完美兑付 "," 如期足额兑付 " 等诱导性宣传文字吸引投资者投资。

《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2020)1 号》显示," 阜兴系 " 已备案的 160 只私募基金产品累计募集本金 368.45 亿元,其中资金总额 99.37% 未按约定用途使用,挪用金额合计 365.65 亿元,其中 6.69 亿元被朱一栋等人用于提成奖励,个人挥霍,构成侵占基金财产。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失控

如果朱一栋没有炒股," 阜兴系 " 或许不会那么快出现失控。

2015 年后,中国股市步入熊市。在朱一栋的眼中,这或许与当年抄底稀土的时候相似。朱一栋的狩猎目标分为两类,一类是像东海证券(832970.OC),阳光保险等具备 IPO 可能性的潜力股,另一类则是大连电瓷,华闻传媒(000793.SZ)等主营业务走下坡路的垃圾股。

2016 年 3 月,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控人刘某雪达成初步收购意向。时任阜兴集团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的郑卫星建议朱一栋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股票,以避免刘某雪接触其他买家而导致收购失败。郑卫星表示,自己认识做市值管理的操盘手可以安排操盘。

2016 年 6 月,经郑卫星介绍,朱一栋结识了 " 华北第一操盘手 " 李卫卫。李卫卫曾先后操盘华英农业(002321.SZ),金一文化(002721.SZ)和长缆科技(002879.SZ)。朱一栋希望李卫卫可以在二级市场上收取大连电瓷筹码,并配合做大公司市值。

为了让李卫卫完成目标,朱一栋不仅向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连同阜兴集团的配资账户也交给李卫卫操作。此外,2016 年 10 月 31 日至 11 月 21 日,朱一栋安排李卫卫在上海四季酒店常住,后搬入富建酒店 8888 总统套房。另外,李卫卫的随从,保镖,交易员的餐饮住宿等费用均以李卫卫的名义在阜兴集团上挂账。

2016 年 9 月,朱一栋完成对大连电瓷的收购,朱冠成夫妇成公司实际控制人," 市值管理 " 提上日程。

对李卫卫的优待立竿见影。2016 年 6 月 28 日 -2017 年 3 月 1 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 114.32%,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 112.46 个百分点。李卫卫,阜兴集团累计控制使用 461 个账户,在 155 个交易日内,大连电瓷涨幅一度高达 170%,账面盈利超过 6 亿元。

成也李卫卫,败也李卫卫。

李卫卫明面上为朱一栋 " 炒股 ",暗地里去利用朱一栋提供的资金为自己谋利。2016 年 10 月底至 11 月初,大连电瓷盘面走势不稳,股价因资方强行平仓而大幅下跌,阜兴集团不得不用手中的资管产品在二级市场进行 " 护盘 ",李卫卫得以逃过一劫。

2016 年 12 月,李卫卫继续利用高杠杆配资交易其他股票。2017 年 2 月底,因股票跌停,李卫卫配资账户爆仓,配资方将包含大连电瓷在内的股票强行平仓,大连电瓷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后以 " 重大资产重组 " 为由紧急停牌。

" 大连电瓷 " 在熊市期间从垃圾股变为大牛股,又从大牛股变为垃圾股,极度反差的过程引发监管关注。

操纵大连电瓷的行为被曝光后,2018 年 6 月,朱一栋突然失联," 阜兴系 " 旗下多个备案的正规私募基金 " 爆雷 ",出现投资者大规模挤兑。

" 阜兴系 " 轰然崩塌。

以上内容由"时代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财经葡京app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

原创精品

查看更多内容
Baidu